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权臣闲妻>目录>

第三百七十七章 归途(完结)

第三百七十七章 归途(完结)

小说:权臣闲妻作者:凤轻字数:3760更新时间:2018-07-09 06:39:49

  

  “报!将军,大批西北军正往这边来!”

  胤安军驻地,身形魁梧高大却带着几分疲色的中年将领听到探子的禀告,不由得剑眉一竖。厉声道:“全军准备,迎敌!”

  这几天胤安军的日子不太好过,甚至是十分的辛苦狼狈。以他们的兵力就算是单挑西北军都远远不够,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处处想要置他们于死地的魏长空。关将军感觉得到,西北军并没有先要跟他们搏命的打算,反倒是魏长空,一心一意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一声令下,原本还在各处休息的将士立刻都拿起自己的武器,出现在了驻地外面。他们看起来着实是狼狈,不说衣服看起来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换洗,因为连日苦战,更是沾满了灰尘血迹甚至是破烂。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憔悴和疲惫。但是他们的眼睛却依然明亮而锐利,仿佛嗜血的狼群。

  也就难怪,魏长空不敢也不愿意单独与他们交战了。这样的一支兵马,无论胜负最后都必定要被他咬下一块肉来的。

  远处,西北军地队伍整齐肃然地朝这边而来。但是却并没有如他们以为的那样剑拔弩张杀气腾腾,西北军在距离胤安军两三里左右的地方一分为二走向了两边,并没有靠近这边的意图。

  只有一群人抬着什么东西朝着自己走来了。

  “将军,是…宇文纯和宇文静,他们……”说话的人突然顿住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宇文静身上穿着的衣衫。麻布粗制,那绝不是一个郡主,甚至是贵族小姐该穿的东西,只有一种情况下宇文静才会穿上这样的衣服……

  同时,也立刻明白了宇文静身边那些人抬着的是什么。

  说话的人再也说不出口,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了。

  “王爷!”

  几个将领都是一愣,立刻也都回过神来。

  原本坐在马背上准备冲锋的人们都沉默了,整齐一致的下马单膝跪地以头触膝,默然无语。

  片刻间,宇文静一行人已经到了跟前。宇文静与宇文纯对视了一眼,宇文静捧着手中的印玺上前,道:“父王薨逝,诸军卸甲护送父王灵柩回京。”

  关将军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眼眶通红地盯着宇文静道:“敢问郡主,王爷是如何薨逝的!”他身后众人也纷纷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人眼神都充满了愤怒和不善,显然是认定了是他们害死了宇文策。

  宇文静垂眸,轻声道:“父王是…自尽而亡的。”

  “胡说!”关将军大怒,道:“王爷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怎么会做出自戮之事!”

  宇文静道:“父王…”

  一个人从宇文静身后走了出来,神色肃然淡淡道:“摄政王甘愿以身殉国,东陵睿王世子感其高义,就此罢战。我等奉命,护送摄政王灵柩出关。”

  这话一出,对面的众将领顿时惊骇。虽然柳浮云说得含蓄,但是他们怎么会听不明白。王爷是为了让他们平安离开,才甘愿就死的!

  “我等死就死了,何敢枉送王爷的性命!”有年轻的将领忍不住怒吼。

  “不错,我等死不足惜,王爷何苦……”说着也忍不住红了眼睛,不过更多的却是愤怒。

  “为王爷报仇!”

  “报仇!”

  柳浮云微微挑眉,嗤笑了一声道:“如此看来,胤安摄政王到当真是枉送了性命!所谓的胤安精锐,不过一群武夫罢了。”

  众人愤怒地瞪着眼前的清隽年轻人,柳浮云看了一眼宇文静。宇文静从袖中取出一封信函送到关将军手中,道:“这是父王留下的遗信,请关将军过目。父王说,请关将军一定要将剩下的十几万大军带回胤安。”

  关将军怀疑地低头看了手中的信函,双手更是微微颤抖起来。明明是个身形魁梧的英武将领,此时却低头哭得泣不成声。柳浮云看着这一幕,微微垂眸道:“关将军想必清楚,并非所有人都愿意看着你们返回胤安。便是我东陵,将各位放回去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但是世子感念摄政王的一片苦心和义烈,方才做出如此损己利人的决定。还请关将军莫要辜负了摄政王的苦心。”

  不知过了多久,关将军方才抬起头来,眼中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沉声道:“我等拖累王爷至此,此罪永生难赎。请公子转告东陵睿王世子,我姓关的谢他手下留情,有生之年绝不踏足东陵。但是…王爷之仇不共戴天,只要胤安军还有一人,永世不忘!睿王府的人…以后最好不要踏足胤安,否则……”

  柳浮云也不生气,微微点头道:“一定带到,告辞。”

  说罢,柳浮云拱手向众人告辞,转身离去。

  身后,关将军厉声道:“全军下马,为王爷送行!”

  他竟然当真下令收起了兵器为宇文策送行,丝毫不担心西北军突然偷袭。

  片刻后,军中传来了悲壮哀泣的挽歌。

  谢安澜和陆离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谢安澜轻声道:“看来浮云公子劝住胤安军的将领了。”陆离道:“能被宇文策看重的也不会多笨,之前他贸然行事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若是现在还冲动妄为,葬送了这十几万兵马,就算是死了他也没脸去见宇文策。这次回去,他若不是自尽谢罪,就会永镇胤安,不会是我们的敌人了。”

  远处的挽歌飘飘飘荡荡地传来,苍凉悲壮的让听的人也不由得心中生气一股哀泣和泪意。

  “世子,魏长空暗中调度兵马,看起来想在西戎境内偷袭。”冷戎快步而来,低声道。

  显然,魏长空还是还是决定了要出手。

  陆离淡淡道:“宇文纯知道么?”

  “应该不知道,魏长空瞒着宇文纯的。”

  陆离点头道:“冷将军带兵护送胤安军出关吧,也让宇文纯看看,他的这位表兄到底可不可靠。”

  “是,末将领命!”冷戎拱手沉声应道,飞快地转身大步离去。

  寒风夹带着挽歌地声音拂过,天色阴沉沉,天边的黑云仿佛要压下来了一般。陆离将谢安澜拉入怀中,用自己身上的披风裹住,道:“你身上还有伤,早些回去吧。”

  谢安澜淡淡一笑道:“毕竟是一方枭雄,还是送一程吧。”

  陆离默然,也没有反对。靠在他怀中,谢安澜轻声道:“当初…我特别讨厌宇文策。现在想想…其实是害怕吧。自己不够强大的时候,总是本能的畏惧比自己更强的人。我以为我不会这样,其实也还是一样的。”

  陆离轻声道:“以后不会了。”

  谢安澜点了点头,道:“就算还有也没关系,因为有你在啊。”

  陆离不由地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两位依偎着即便是寒风拂面也仿佛忘记了冷意,“青悦,我不会放下一切陪你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天下,闲云野鹤。”谢安澜轻笑一声道:“我也不会为了你乖乖做个贤妻良母啊。”

  陆离道:“或许我一辈子都会在朝堂上勾心斗角,你也不嫌弃我么?我知道,你并不喜欢这些。”

  谢安澜抬手勾起他的下颚,笑道:“嫌弃也来不及了啊,不过,谁让你长得好看呢。另外,我确实不喜欢争权夺利,但是我喜欢锦衣玉食啊。谁要跟你闲云野鹤?”

  陆离轻笑一声,低头在她指尖轻吻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为夫一定努力让夫人心想事成。”

  “这才乖。”谢安澜道。

  伸手环住他的腰靠进他怀中,谢安澜双眸微闭,唇边含笑。

  真是傻瓜,若是不喜欢,就算你将全天下都捧到我跟前又有什么用处?

  因为喜欢,所以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也会陪在你身边的。

  就像是你说的,无论我要什么,你都会送到我跟前的。

  胤安大军并没有停留太久,很快便整顿了兵马带着宇文策的灵柩启程了。谢安澜和陆离一直目送队伍走远,方才转身准备离开。

  两人携手走到山下的时候,苏梦寒等人早已经等在了山下。谢安澜看到跪坐在地上神色木然的言醉欢的时候微微挑眉看向一边的朱颜。似乎在问,她怎么会在这里?

  朱颜耸了耸肩没有答话。

  谢安澜只看了言醉欢一眼,便转过了头去道:“让人将她送到东陵边关,她要去哪儿了就随她去吧。”

  很快有人过来拉着言醉欢离开了,从头到尾言醉欢都是一脸木然仿佛神魂早已经离体而去。谢安澜除了在心中轻叹一声,也没有别的什么可说了。

  柳浮云走到两人跟前来道:“此地事情已了,我也该走了。各位,一路保重。”

  谢安澜一愣,“浮云公子不随我们一起回京?”

  柳浮云淡淡一笑道:“不,我还要去一趟胤安。”

  谢安澜皱眉道:“现在去胤安,太危险了。公子三思。”

  柳浮云拱手道:“多谢世子妃,不过…胤安的局势暂时恐怕稳定不了。未免出现什么意外,在下还是想亲自去一趟。最多三年,必然会返回东陵的。”谢安澜抬头去看陆离,朝堂上的事情,她懂的确实不多。

  陆离看着柳浮云半晌,方才道:“胤安就有劳浮云公子了,千万小心。”

  柳浮云笑道:“世子客气,家母还望两位能够照拂一二。”

  “放心。”陆离道。

  见他去意已决,谢安澜也只得道:“既然如此,浮云公子保重。”

  柳浮云笑了笑没再说话,走到不远处停着的马前。翻身上马带着几个人策马向着胤安大军离去的方向而去。马蹄声渐行渐远,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背影了。看着那奔向乌黑天幕下的背影,谢安澜心中突然升起几分怅然。

  抬起头,一片冰凉落在了脸上。

  伸出一只手来,白色的雪片飘落在掌心。

  “下雪了。”

  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冷。别着凉。”

  谢安澜抬起头来对他莞尔一笑,“我们也该回去了,走吧。”

  停在路面的马车慢慢行动起来,雪越下越大。飘飘洒洒从天空落下,仿佛要将天地间的血腥和悲凉一道掩埋。

  谢安澜靠在马车窗户上望着天空落下的雪花,道:“等咱们回到上雍,应该已经是春天了吧?”

  “是,等我们回去,上雍已经开春了。阿狸…说不定都会叫爹娘了。”

  “再不快点回去,阿狸说不定都不认识我了。”

  “阿狸聪明,怎么会不认识娘亲?”

  “说的也是,不过…阿狸长大之前我再也不要离开这么久了。”

  “不会了,以后我们会陪着阿狸一起长大的。”

  远处,策马狂奔的柳浮云突然停了下来。拉转了马头向来处眺望,路的尽头只有茫茫天幕和苍凉的山林。雪花落在他的身上,肩上,脸上,冰凉而清新。

  “公子,怎么了?”跟在身边地护卫连忙也拉住了马儿,不解地问道。

  柳浮云垂眸道:“没什么,转眼间就要离开西戎了。有些……”

  “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侍卫忍不住笑道,“不过公子若是喜欢的话,以后再回来看看就是了。”

  柳浮云道:“还是算了,再看…也是徒劳。走吧!”

  抬起头来,柳浮云伸手拉上了披风上的帽子,一扬马鞭马儿飞快地奔向了前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
上一篇 返回书页
111111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