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公子九>目录>

第457章 千古女帝(正文完)

第457章 千古女帝(正文完)

小说:公子九作者:两边之和字数:7863更新时间:2018-06-03 08:45:02

  

  一拖再拖的册封皇夫的大典终于举行了。

  这一天天气晴好,金色的阳光洒在大地上,阿九和宁非都穿着华丽庄严的衮服,只是阿九的是象征帝王的十二章衮服,而宁非的则是九章衮服。两个人携手站在高台上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耳边听着圣上万岁和皇夫千岁的恭贺声,阿九和宁非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彼此的身影,袖子底下的手握得更紧了。

  顾忌着阿九肚子里的孩子,大典并不繁琐。宁非更是舍不得阿九多走一步路,全程都搀扶着她。两个人并肩走着,缓慢而坚定。

  文武百官分列站好,全都注视着他们。

  宁非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他望着近在咫尺的阿九的侧颜,阿九,我终于和你站在一起了。

  捧着金冠缓缓走来的兜兜太子看着携手而立的母皇和父亲,欢喜雀跃!他跪在父母跟前,口称儿臣。他们终于是一家人了。

  阿九接过兜兜太子捧着的金冠,给宁非戴在头上,自此,徐宁非便是她的皇夫了,等了十年,他们终于大婚了。

  这一刻,帝夫二人站在万人之上,万众瞩目。

  成为了皇夫的骠骑大将军、镇北侯并没有卸职上交兵权,他依旧每天上朝,然后去兵营操练,只是住处从镇北侯府换到了皇宫。这让那些暗戳戳准备瓜分他手里兵权的武将们失望不已。

  皇夫有自己的宫殿,可是宁非的宫殿形同虚设,从兵营回来他直接去御书房接阿九,然后两个人一起回阿九的寝宫。

  来年一月阿九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这一回宁非等在产室外,当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娇啼时他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宫人內侍纷纷侧目,可他却全然不顾,虎目微红,双手颤抖着。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公主,是真的美丽。阿九本来已经做好了看到一只皱巴巴的小猴子的心理准备,可是阿九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乌黑的头发,白白的小脸,脸蛋粉嘟嘟的,眼睛也大大的,真好看呀!

  阿九的心柔软极了,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精致的小人儿,她的美丽小公主。

  美丽的小公主生在清晨,第一道曙光刚刚升起,阿九直接给她取名叫晨曦,晨曦公主。

  太后娘娘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多数的时候她是糊涂着的,说白了就是老年痴呆了。可是小公主出生的时候她难得的清醒了,指着小公主道:“哀家的小九出生时想来也是这个样子。”眼里饱含着万千慈爱,险些让阿九落下泪来。

  宁非抱着小公主就不撒手,嘴里念叨着,“爹爹的小公主呀,爹爹的小心肝呀,爹爹的小棉袄呀,爹爹的宁馨儿——”好似怎么爱都不够,以至于兜兜太子都疑惑:妹妹怎么有那么多的名字?

  即便不抱着,宁非也要趴在小床边看着他心爱的小公主,看上一天都不烦。

  自阿九有孕后,宁非就减少了去兵营的时间,现在晨曦小公主一出生,他索性连兵营也不去了,就日日守在小公主的身边,小公主睡梦中皱下眉头他都得心疼半天。

  谈林也惊讶小公主的美丽,长大了肯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幸亏是公主,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哪里护得住?

  兜兜也十分喜欢妹妹,一下学就拉着穆珩往这边跑,“母皇,她好小哦,她的嘴唇真好看,像朵花儿一样。”他既骄傲又欣喜,他当皇兄了,他有妹妹了,他的妹妹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妹妹。

  “母皇,快看,妹妹对我笑了,她果然知道我是皇兄,她喜欢我。”

  “母皇,她是不是饿了?她的小嘴动了。”嘟呀嘟的,可有意思啦!

  哪怕晨曦小公主打个哈欠他都惊为天人,觉得与众不同。

  阿九便趁机教育,“兜兜太子,父母不能陪你到最后,这个妹妹母皇是为你生的,你们都在母皇的肚子里住了十个月,除了父母,你们就是最最亲近的人,她小,你是兄长,所以你要帮着母皇一起保护好她好吗?”

  兜兜太子连连点头,“母皇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妹妹的。”他拍着胸脯,极有当兄长的样子。

  八岁的兜兜太子已经开始学习《史记》了,他身边的九名伴读,只留了五人,四男一女。

  被淘汰的孩子中有一个女孩子,谈林对阿九道:“可惜了。”

  能送到太子身边的,孩子自然是足够聪慧的,那个女孩子生得好,读书用功,讨人喜欢,可惜被家人进行了错误的引导,总是对太子过于亲昵。没有喜欢看到别人勾引自己年幼儿子的母亲,也没有喜欢看到别人勾引储君的丞相。

  是的,现在小谈首辅是丞相了,自阿九起大燕朝的丞相不再是左右两位了,而是只有一位丞相,便是谈林。阿九觉得他担得起这份责任。

  在那份姻缘关系整理出来之前,这个女孩就早早的注定要被淘汰了。

  走了近一半的人,兜兜的身边,顿时清净了许多。

  兜兜感到很惊奇,问阿九,“走的都是我平日不太喜欢的人,母皇是怎么知道我喜欢谁,不喜欢谁的呢?”他明明从来没和母皇说过呀!小谈首辅说他是太子,不能轻易让人看出个人喜好,他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呢。

  阿九莞尔,道:“母皇并不知道。”

  阿九给他解释,“不过是母皇和小谈首辅,还有你父亲筛过一遍京城权贵人家联姻、站队的选择而已。有些人家蹦跶太多,结党营私,急功近利,这样的人家的孩子,势必会受到大人们的影响。纵你说不出,也是能感觉到的。这些人就不适合留在你身边了。”

  兜兜若有所思,加了小课的他现在已颇能思索问题了,许多事情往往阿九稍加指点,他便能明白了。阿九不止一次的感叹:这才是天生的帝王呀!不是她这个半路出家硬被架上去的人能比的。

  身为太子老师的谈林也是欣喜,一个聪慧的帝王总比一个平庸的帝王令人期待。

  盼望着圣上再诞下一名皇子的徐其昌有些失望,公主再好,将来长大了也是要便宜别人家的。不过他很快又振作起来,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终归都是他长子的种。想起长子他心中不满和无奈是同样多的。

  长子都已经是皇夫了,可徐家还是平头百姓。皇后的娘家不都赏承恩公或侯的爵位吗?若在以前他还真瞧不上这样的爵位,裙带关系有何值得炫耀的,可此一时彼一时呀,徐家早不是从前的大将军府喽!

  他等了许久都没等来封赏的圣旨,自然要埋怨长子了。圣上事忙忘记了,身为枕边人你怎么就不能提醒一二?不是说帝夫感情甚笃的吗?那枕边风你倒是多吹吹呀!

  徐其昌再不满也只能憋着,他连长子的人影都见不到,有什么办法呢?以前长子住在镇北侯府,他还能让奴才去请人,现在长子住进了皇宫,他想见他一面真是很难了。

  徐其昌很沮丧,他的长子是他的骄傲,可是怎么就不愿意拉拔家里呢?徐家好了对他不好吗?

  其实加封徐家的事阿九还真提过,被宁非拒绝了,“现在这样挺好,阿九你不是挺忌惮我爹的吗?他那个人吧,权力的欲望心也确实重了些,还是别加封了,免得他又要出什么妖蛾子。”不得不说宁非还是很了解他爹的。

  晨曦公主百日了,晨曦公主半岁了,晨曦公主能扶着桌子站了,晨曦公主学会走路了。在晨曦公主一岁四个月的时候,大燕结束了休整,再次扬起了旌旗。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征伐了。

  “父亲,这一次还要去那么久吗?”兜兜问宁非。

  他听说,他出生的时候父亲在外征战,凯旋回朝时他都三个月了。母皇说父亲陪他到两岁多,可上一次父亲一去四年,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了。

  兜兜并不担心这一此父亲回来他会再次把他忘记,他都八岁了,早记事了。他担心的是曦曦。

  “父亲,你若去的太久,曦曦会把你给忘了的。”曦曦连两岁都不到呢。

  宁非的手顿了一下,他也不想离开他的小公主呀,他的曦曦小公主最黏着他,只要看到他回来就张开手要他抱,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爹爹。”他的小公主一天都离不开他呀!

  可是——

  “不用那么久。”哪怕是为了他的曦曦小公主,他也要尽早回来。

  这一次依然是他挂帅,他道:“顶多三年,三年,我给你一个更大的天下。肩膀放松,手臂绷直。”

  兜兜照父亲的话去做,放弦,箭矢噗的一声射中了靶子,却没有射中红心。

  “歪了。”兜兜沮丧道。他的父亲骠骑大将军徐宁非能在马上开五珠箭,箭箭中红心,兜兜很希望自己能像父亲一样勇武。

  “兜兜,你比我这个年纪时已经强太多了。”阿九微笑着夸奖他。

  “咦,是吗?”兜兜开心起来。

  宁非看了眼箭靶,他在兜兜这个年龄,还在想着怎么逃学去街上玩呢。

  皇夫徐宁非再次出征了,辞行的时候,他狠狠地抱了抱阿九,又亲了亲他的小公主。

  阿九看着宁非的脸,宁非也不算年轻了,他已经三十二岁了,这个年纪,若颓废发福,便是中年,若励精图治,便称壮年。

  朝中与他一样年龄的大臣,大多都做了祖父,而宁非,他最大的孩子才八岁。

  阿九对他道:“平安归来。”

  宁非笑了,道:“必胜!”他最后摸了摸兜兜的头,上马而去。

  这次出征波澜不惊,皇夫徐宁非,用了三年的时光,为阿九平定了天下。

  自此,天下便只有大燕一国,只有阿九一帝。阿九自此便是天下共主,千古女帝。

  而班师回朝的皇夫徐宁非,其功甚大。此时朝臣不由庆幸他是皇夫,不然,以他的功劳,那真是封无可封了,难道要裂土为王封为异姓王?

  现在多好,他是皇夫,什么功劳不功劳的,那都是圣上人家一家子的事。他们这些做臣子的不操心,呵呵,不操心。

  此时的皇夫徐宁非正与阿九相拥置身于汤池之中,他有力的臂膀环顾着她的莹白,任水汽氤氲,模糊了视线。

  宁非靠在石壁上,怀着是他的阿九,这一刻他的心才真正安定,回来了,他是真的回来了!只有阿九才能抚慰他满身的征尘和凛冽杀意。

  阿九睁开眼睛,她的手攀上他的脸颊,“很辛苦吗?”不等宁非回答,她便又道:“快了,你再等等。”兜兜已经十一岁了,快到她放手的时候了。

  十一岁的兜兜太子已有少年的模样,因为自小习武,他比同龄的少年要高上一些。他相貌生得好,像徐宁非,更像阿九,尤其是沉着脸不说话的时候,朝臣都说有圣上的威严。

  宁非出征一走,阿九便让八岁的兜兜在御书房旁听,十岁,便带着他上朝了,凡政务,都手把手教导他。

  兜兜成长地很快,见到归来的父亲时他只微微一怔,便露出了喜悦的笑容,“父亲。”便低头对手里牵着的小姑娘道:“曦曦,这是最疼你的父亲。”

  宁非欣慰地拍拍兜兜的肩膀,“长大了啊!”然后把目光看向他的曦曦小公主,四五岁的小姑娘,梳着丫髻,用桃红色的丝带绑着,眉目如画,玉雪可爱。此刻她仰着头,小嘴轻张,好像在惊讶这个人为什么这么高呀!

  “爹爹!”曦曦小公主张嘴就喊,一点都不认生。其实她的记忆里早就忘记了这个人,可是无论是母皇,还是皇兄,都会不厌其烦的指着画像一遍一遍地跟她说,“这是父亲,这是最疼你爱你的爹爹。”

  现在她终于见到画像上的人,真高,真威风!就是这个人把她架到他脖子上坐着的吗?就是他会欢喜的亲吻她的脚丫吗?就是他整天抱着她不撒手的吗——

  曦曦公主还在歪着脑袋困惑地想,下一刻整个人都腾空而起,她惊呼一声想要抓住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父亲的脖子上,“曦曦小公主,小心肝,小棉袄,想起爹爹了吗?”

  “爹,爹,跑起来。”曦曦公主兴奋的喊,她比她的皇兄皮多了,两三岁就知道甩开宫女嬷嬷自己偷偷跑出去玩,急得大家四处找她。

  宁非出征时她才一岁多点,能记住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知道这个人喜欢她呀,他看着她的眼神里都透着疼爱。

  宁非架着他的曦曦小公主转着圈子跑了起来,曦曦小公主高兴的拍着手咯咯笑。兜兜太子微笑着看着,嘴角越扬越高,曾经父亲也是这样哄他的。

  随后跟着过来的阿九看着胡闹的这一对父女,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朕的大将军哎,这人来人往的,咱能注意点形象不?

  她这个女儿呀跟儿子完全不一样,兜兜很小的时候便很沉稳懂事了。曦曦却是个人来疯,聪明是聪明,就是太皮实了,一个错眼不见就不知野到哪里去了。这么点大的人儿都会爬树了,不仅爬树,连那狗洞子也钻,成天把一张小脸抹成花猫。淘的没边。

  淘气也就罢了,还是个小人精,会哄人,那甜话一套一套的,哄起人来都不带重样的。真让人又恨又爱。

  时间过得既快又慢,兜兜太子十五岁了。在过去的四年里,阿九先是送走了她的母后太后娘娘,接着又送走了她的师傅大和尚。阿九伤心的罢朝一月,再出现时朝臣发现圣上的鬓角生了白发。

  屈指算来,大和尚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在世人看来这已经是奇迹了,阿九那么心里都知道,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她还是接受不了,她总是希望大和尚不要老,不要死,哪怕他们不见面,只要知道他还活着,活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就好。

  宁非发现太后和大和尚的离去似乎带走了阿九一部分的生气,她大病了一场,痊愈后人也总是恹恹的,这让他心疼又无计可施。

  从一年前兜兜太子就已经开始参与朝政了,他虽稚嫩,手段却是不差,阿九都感叹,“比起我,你才是做皇帝的材料。”可不是?阿九太懒,权力的欲望也不强,若不是有个任劳任怨的小谈首辅帮她撑着,说不定她早就撂挑子了。

  兜兜却很不安,因为他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他十五岁的时候,阿九开始称病,令太子监国。

  兜兜劈手夺过那张圣旨,噔噔噔的跑去母皇的寝宫。

  “母皇,您到底想干什么?”兜兜太子质问。

  阿九目光平静的望着兜兜,少年模样的兜兜更像宁非了,有时她甚至恍惚这不是那年漠北遇到的那个少年吗?只是与宁非相比,兜兜的眉宇间多了沉稳和内敛。少年时候的宁非太跳脱,那眼神也太不安分了。

  “母皇病了呀!”阿九的眉间浮上点点笑意。

  “可是您——”他想说母皇您明明身体健康,称什么病?可是看到他母皇鬓边的白发和恹恹的神情,他说不下去了。

  阿九很平静,“兜兜啊,朕的太子呀,母皇累了,你便让母皇歇歇吧。”她想要放手了。

  宁非也跟着道:“太子你已经长大了,该为母皇分忧解难了,这亦是孝道。”

  兜兜太子没能说服母皇,垂头丧气的离开了。他虽然已经接触朝政,可是监国——这担子好重,他怕自己做不好担不起,更怕母皇失望。

  阿九平静的望着兜兜离去的背影,忽然叹了一口气,“宁非,你说我是不是太狠心了。”兜兜才十五,搁在现代不过就是个初二的学生,现在却要担起一个国家的责任。

  宁非还没想好怎么说,就听阿九又道:“可是我都已经老了。”三十七岁,在现代正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可阿九却觉得自己的骨子里都透着苍老的腐朽,“这是我的江山,我却没有好好的看一看,我怕再等下去我就真的没有力气走路了。”

  宁非宠溺一笑,“阿九,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她若留在京城,他就陪着留在京城,她若是想游历天下,那他亦跟随。反正这一生她在哪里,他就会在哪里。

  他的目光落在阿九依旧光洁的脸上,“阿九你怎么会老呢?你还如我当初见到时一样好看。”在他的眼里阿九永远都是美丽而好看的,其实岁月真的很优待阿九,除了鬓边的白发,阿九的脸上只眼角多了道浅浅的细纹,与同龄的桃夭像是两代人。

  “反倒是我老了,走了也好,省得那么多的小鲜肉在你跟前转悠。”宁非半真半假的道。

  阿九扑哧一声就笑了,斜睨着宁非,没有诚意的安抚,“行了,行了,不要自卑了哈,我又不会真的嫌弃你。”

  两个人相视一笑,笑容里温暖了岁月,感动了流年。一晃他们已经在一起二十年。

  笑罢,宁非忽然眉头微皱,迟疑着道:“真的不带曦曦吗?”

  阿九的计划里只他们两个人,没有兜兜是正常的,可阿九连他们的小公主都不带走,曦曦才八岁,把她留在宫里真的好吗?

  “不带!”阿九无比肯定地道,她望着宁非,“有一句话我并没有欺骗兜兜。曦曦我真的是为他生的,你和我注定要相携到老,可是兜兜呢?那孩子沉稳是沉稳,却像我,太冷清。曦曦便是我留给他的羁绊,在他没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之前就让曦曦陪着他吧。你放心吧,兜兜能把曦曦照顾好的。”打小她就刻意把曦曦扔给兜兜,他养曦曦都养得得心应手了。

  宁非这才知道,原来很多年前阿九就已经算好了。他是放心不下他的小公主,可阿九的一句“相携到老”取悦了他,是呀,他和阿九是要相伴着一直到老的。

  太子监国一年,国泰民安。他到底是名师大儒教导出来的,又有阿九的言传身教,他的目光其实要比许多积年老臣还要锐利。朝臣欣喜,大燕终于有了睿智能干的储君,最重要的是储君身体强健,绝不会再发生半道撂挑子的事了。

  这一年,太子把他母皇尚未来及落实的种种举措一一推行了,且取得初步的成果,深入下去,可以想见大燕将走上太平盛世,这样的盛世是每一个帝王都心向往之的。

  兜兜太子也为这盛世感到兴奋,回到后宫,他还拉着阿九,与她细细诉说着,展望着欣喜的未来。

  阿九认真的听着,而后道:“很好,你长大了。”

  兜兜太子的话音戛然而止。

  这一年,女帝禅位,太子穆元登基为帝。这一年新帝十六岁,尚未大婚。

  历史上禅位的皇帝不少,都有种种原因。那些“被”禅位的忽略不计,只说那些主动的、和平禅位的,往往都以太上皇自居,大修宫室以荣养。

  可是阿九并没有这样,她悄悄的离开了皇宫,离开了京城。给兜兜太子和谈林各留了一封书信。和她一同离开的还有皇夫徐宁非。

  阿九给谈林的信中除了一个谢谢,还有一句话,“太子和大燕都托付于卿了。”

  女帝的字依旧那般潇洒肆意,力透纸背。谈林在那个谢谢上盯了许久,心情复杂极了,半晌轻笑了一声,“这个人啊——”还是这般任性。他抬头看天空,那里正好有一只大鸟飞过,羽翼划过长空,转眼就不见了。

  兜兜太子手里捏着信,简直要气坏了。母皇和父亲就这么甩手走了,丢下他甩手走了?!他才十六好不好,把个偌大的天下丢给他就不管了,他甚至都还没有太子妃,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吗?

  委屈一阵一阵地往外涌,他看了一眼边上正咔嚓咔嚓吃东西的皇妹,心情更低落了,“曦曦,母皇和父亲丢下咱们自个潇洒去了。”把他丢下也就罢了,连九岁的妹妹也扔给他了,有这样不靠谱的父母吗?

  曦曦公主眨巴下大大的眼睛,又窥了窥皇兄的脸色,提醒道:“皇兄,母皇和父亲说半年后会来接我。”然后又无良的补充了一句,“母皇和父亲丢下的人好像只有皇兄你哦!”虽然她也对母皇和父亲偷跑的行径很不满的,但看在他们还没忘了她的份上她就大方的原谅他们吧。

  看吧,她就是这般大度大气的晨曦公主!

  兜兜太子千疮百孔的心上顿时又被插了一刀,对,母皇在心中说了,父亲去陪她了,就把皇妹留下陪他,鉴于皇妹才八岁,还需要父母的疼爱,所以她决定半年后接走她,以后他的皇妹就父母身边呆半年,皇宫他身边呆半年。

  兜兜太子很想说他也需要父爱母爱啊,能不能把他也接走半年。

  “皇兄,他们都已经走远了,你再生气也无济于事了。我觉得他们是预谋已久的,你肯定找不到他们了,没见石岩叔叔和李达叔叔都不在了吗?反正这大燕的江山是要落在你身上,早一天晚一天也没多大区别了。”曦曦小公主啃着果子没诚意的安慰着。

  这区别可大了!兜兜太子看着忒没良心的皇妹,只觉得这些年的疼爱都喂了狗了。

  待兜兜太子派出的人都一无所获的回来,他这才无奈的死心。他拿起母皇留给他的信,再次展开。

  母皇说,兜兜你虽然已经十六岁了,寻常人家的孩子在你这个年纪,已经当了爹了。但母皇我还是希望你再等一两年,待你觉得自己更成熟些,再寻一个合适的妻子。

  母皇还说,母皇的兜兜太子,辛苦你了!

  和母皇的信放在一起的还有父亲的虎符和徐家家主的信物,父亲把手中的兵权和势力全都留给了他。父亲说,他手中的兵权太庞大了,还是帝王亲自握在手中比较好。

  兜兜太子心中泛起暖意,他的母皇和父亲是如此的爱他呀!身为人子,他一定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的,这大燕的万里锦绣河山,他一定会好好治理的。

  半年后兜兜太子择日登基,自此少年帝王开启了他的全新时代。

  一代女帝自此神隐,没有人知道她和皇夫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新登基的穆元帝和贤相谈林也只是从各地报上的情况偶尔得到他们的一点痕迹。

  女帝神隐,京城却从来没断过关于她的传说。

  ------题外话------

  该有一更

  推荐卷卷泪《国民女神:老公是只妖》

  佛系冷淡沉稳vs高冷傲慢妖孽,后期忠犬

  江姿婳在踏上降妖伏魔的路途上,一不小心被一只大妖勾走了心,从此,她的人生又多了一个目标,攻略他

  大家知道后,谁都不看好。

  “姿婳,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上妖,还是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跨种族的恋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赶紧放弃吧。”

  “其实放不放弃无所谓啦,姿婳又追不到。”

  “那也是。”

  “···”

  江姿婳微笑不语。

  直到某日,他们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

  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寸步不离缠着江姿婳。

  “时渊,你天天抱我你不腻吗。”

  时渊不说话,除了想抱她,他还想亲亲她,想···

  停!

  不能再想了。

  “时渊,你怎么流鼻血了?”

  众人:女神,请收下我们的膝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
上一篇 返回书页
111111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