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高冷大叔深深宠>目录>

第1110章:大结局,全文完!

第1110章:大结局,全文完!

小说:高冷大叔深深宠作者:漠七七字数:4013更新时间:2018-05-09 07:40:34

  

  廖天若现在的情况突然就严重了,整个人好像到了一种昏迷不醒的状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医生也是头疼,只能是摇摇头:“看来她的心病又大了,这个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要不然你们找一个心理医生开导开导她,不过如果你们不知道她的心结是什么,心理医生也无从下手。”

  “知道了,谢谢您了,医生。”

  薛韶薇送下了小雨滴也连忙赶了过来,听到了医生这些话眉头紧锁。

  “咱妈的心病到底是什么?”薛韶薇问。

  封天翎真的是不知道:“我只知道三年前我妈去了T市一趟,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是去了洛伯父家吗?”

  “对,是去了我干爹家。”

  “那要不然打电话问洛伯父,或许他知道呢。”

  封天翎其实不想打电话给洛家,因为洛奕辰现在是大司令,日理万机,这是其一,其二还是因为他父母做过的错事,让他觉得对洛家很有亏欠。

  想到了这里他脑子一激灵,忙说道:“难道是因为……”

  “是因为什么?”薛韶薇忙问。

  封天翎脑子里想到了,但还是没有说出来,是因为当年廖天若带走了洛君临吗?但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不可能就因为去了一趟洛家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还记得她脑子清醒的时候,嘴里一直在说她是个罪人,是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洛少爷,廖天若的病房就在前面。”

  “谢谢。”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封天翎身子一僵,洛少爷?难道是?

  果然……

  “君临哥?”当看到洛君临走过来的时候封天翎真的是吓了一跳。

  洛君临看到两人,对着他们淡淡一笑:“天翎,小薇。”

  “君临哥,你怎么来了?”

  “正好有点事来这里,顺道来看看廖伯母。”

  听到这个封天翎真的是踌躇无比:“我妈现在情况很不好,谁叫也不听,查病因又查不出来,真的是急死人了。”

  洛君临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她的病房,问:“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

  洛君临迈步走进了廖天若的病房,走到了她的病床前,看着紧闭双眼的廖天若轻声的喊道:“廖伯母?”

  廖天若听到了这个声音,居然缓缓的张开了眼睛,看到她张开眼睛封天翎和薛韶薇都愣在了那里,怎么会?

  廖天若看那个样子都已经人事不醒了,怎么会听到洛君临的声音就张开眼睛了呢?

  “君临?”看到洛君临来了廖天若好像特别的激动,撑着身子就要坐起来,但实在没有力气,洛君临连忙将她扶着又躺下。

  “廖伯母,我来看看您。”

  “你……你还愿意来看我?”廖天若现在泪眼婆娑,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

  洛君临对封天翎哥薛韶薇说道:“天翎,小薇,你们先回避一下。”

  “好。”封天翎连忙应声,拉着薛韶薇走了出去。

  病房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廖天若情绪特别的激动,拿着头一直的在往床板上碰:“我是个罪人,我该死,我对不起你,我该死!”

  见她情绪这么过激洛君临再次扶住了她,紧紧的控制住了她的身子:“廖伯母,您不要这个样子。”

  “君临,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我没想到我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你不应该再来看我,你应该怨恨我,你应该恨死我。”

  对于这个洛君临只是浅浅的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如果仇恨你能改变什么我倒是愿意尝试,但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又为什么要自寻烦恼呢?”

  “君临,我不值得你原谅,我罪该万死……我万死难赎……”

  “廖伯母,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也不需要再做无谓的牺牲,您这个样子天翎和小薇也不好过,您是天翎唯一的亲人了,为了他您也不应该活成这个样子。”

  “君临……”廖天若泪如雨下,听到他这些话真的比对她实行凌迟处死还要痛苦。

  洛君临直起身来,从身上拿出了一副画,递给了廖天若:“闲来无事,给您画了一幅画像,祝您早日康复。”

  廖天若看到他为她画的那幅画像真的是心如刀绞,洛君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病房,看到站在病房外的两人,说道:“好好照顾廖伯母,你们两个也要好好的,举行婚礼的时候记得叫我。”

  “君临哥,难得你来一趟,今晚上我和小薇请你吃顿饭吧?”

  洛君临很抱歉的一笑:“这次时间紧,下次吧,来日方长。”

  封天翎和薛韶薇将她送出了医院,洛君临上了车,一阵头疼,闭上眼睛你靠在椅背上,脑子放空。

  “少爷?”司机很小心的叫着他,洛君临缓缓张开了眼睛,司机将手机递给了他,“夫人已经打过三次电话了。”

  他的母亲夏语默?

  洛君临接过了手机,给夏语默回了电话。

  “妈。”

  “你去哪儿了?”夏语默刚才没有打通电话特别的担心。

  “腾博会诚信为本9887有点事,在外地出差,明天就回去。”洛君临不敢说他来了Z市看廖天若,不然夏语默会气死。

  “不是让你出差的事情不要做了吗?随行带医生了吗?”

  “带了,您放心吧,妈。”

  “你现在这种情况让我怎么能放心啊?以后尽量就不要去外地了,在T市吧?啊?”

  “我知道了,妈。”

  放下电话之后洛君临暗自叹了口气,现在他这种情况夏语默完全把他当成一个三岁的孩子。

  不过也不怪夏语默会担心,因为他的情况实在是特殊。

  时间退回三年前:

  廖天若突然接到了洛奕辰的电话,说洛君临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让她过去一趟。

  廖天若到了T市后直奔洛家,洛奕辰和夏语默都在,他们三个在房间里,支开了所有的人。

  “君临身体怎么了?”廖天若忙问。

  夏语默很焦急的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三年前开始君临睡眠出现了问题,说总会做噩梦,梦见的全是他的小时候,三岁之前的事情。

  起初我们怀疑他得了失眠症,找了各种医生给他看,但没有用,后来他的噩梦越来越频繁,都是三岁之前的事。

  很恐怖的一些事,杀戮,血腥,还有一个戴着可怕面具的男人,慢慢的他告诉我们,通过那些梦他可以很清楚的记起他三岁之前的事。

  在黑羽集团的事情,之后到了离山孤儿院的事通过那些梦他记得一清二楚,我们像是在听玄幻故事,君临从小就喜欢画画,然后有一天他画了一幅画。”

  夏语默拿出了洛君临的一张画像,他画的就是封振北,当看到他画像的时候廖天若真的是被吓到了。

  封振北死的时候洛君临也只有三岁,绝对不可能知道封振北长什么样子,为什么能如此准确无误的画出他的画像?

  难道……!

  天哪,不会吧!

  “君临说这就是戴上面具的那个男人,他害怕这个男人,他会出现在他的梦里,那些杀戮那些恐怖的场景也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最严重的时候君临都不敢睡觉,因为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些可怕的事。

  我们找了各地的名医给他看,但最后也只能是按失眠多梦给他治疗,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精神上的折磨时常让他头痛,因为他总梦到关于黑羽集团的事,我们就想到了你。

  现在黑羽集团唯一留下来的人就是你,他突然这个样子会不会跟黑羽集团有关系?”

  听到了这里廖天若真的是想到了什么,看到她这个表情夏语默忙过去抓住了她的肩膀:“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廖天若皱紧了眉头,喃喃的说道:“他这个症状我真的是想到了一些,但不敢确定。”

  “你快说呀,你想到了什么?”

  “我好像听振北提过一次,就那么一次,他也就随口一说,我并没有在意,他说黑羽集团成立了一个地下科学研究所,正在研究一支病毒。”

  “什么病毒?”“好像说的是,病毒注入到人的体内,潜伏期会很长,可能十年也可能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刚开始发作的时候就是失眠多梦,梦到的就是一个人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时期,然后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频繁,

  直到最后……”

  “知道最后会怎样?”夏语默听到这里,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最后……最后会被折磨的精神涣散,直至精神崩溃,意识不清,到了最后……就会深度昏迷,直到……死……”

  “你说什么?”洛奕辰听到这里,也感觉要崩溃了一样。

  廖天若更是如此,整个人都要崩溃了:“难道他们真的对君临注射了这种病毒吗?当时振北说还在研究,我也不知道研究成功了没有,怎么会?难道真的……真的对君临用了吗?”

  夏语默听到这里整个人都要疯了,上前紧紧的抓住她的肩膀:“说,这种病毒要怎么解?那怎么才能解?”

  “我不知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那时候还没有研究成功,我……”

  夏语默一下子身子就痉挛了,如果只是病毒潜伏期真的二十多年,那真的还会有救吗?现在黑羽集团的人都已经没了。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廖天若直接跪到了他们面前,“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想到他们会畜生到这个地步,会对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用这种手段……”

  “廖天若!”夏语默真的是要疯了,对着她大骂,“当初你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孩子?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畜生,当时就不应该对你们心软,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廖天若也哭的泣不成声,封振北那个畜生,怎么就对一个孩子那么残忍?

  而这一切在门外面的洛君临都听的清,他依靠在墙上长长的吐了口气,耳旁一直回荡着刚才廖天若说的话。

  会一直被噩梦纠缠,会精神崩溃,最后深度昏迷直到失去呼吸。

  他做的那些梦真的一天比一天清晰,说出去别人都无法相信,他三岁之前的那些经历一清二楚。

  这难道就是他的宿命吗?他现在也不到三十岁而已。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生怕会被里面的人听到连忙按了静音,下楼接了起来。

  是南宫锦名打来的,他们两个一起长大,亲如兄弟。

  “你这臭小子耍我是吧?不是约了一起打高尔夫的吗?都这个点了你怎么还没来?”

  洛君临现在当然没有什么心情,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说道:“南宫,帮我个忙。”

  “什么?”

  “帮我找个女孩儿。”

  “什么?”南宫锦名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思春了?”

  “滚!”洛君临说道,“是我小时候认识的一个女孩儿。”

  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三岁之前的事,记得他在离山孤儿院,那时候他有孤独症,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话。

  有一次他生病住院,跟他同病房的一个小女孩,跟他同岁,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还是熊猫血,情况很危急。

  但是那个小女孩特别爱笑,也特别的健谈,经常跑到他的病床边,问他:“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小毛球。”

  但那时候洛君临从不说话,但他心里懂,他不说话那个小女孩也一直跟他说。

  “小哥哥,我的玩具借给你玩啊。”

  “小哥哥,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呀?你是个哑巴吗?”

  “小哥哥,我今天要去做手术了,听说会很危险,你可要祝福我哦。”

  从那以后洛君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女孩,听说手术做得很成功。

  最近这两年在他无尽的噩梦当中,梦境中那个小女孩的出现就像是拯救他的一个小天使,突然听到他有一天可能会深度昏迷。他突然好想找到那个小女孩,想知道她的病完全好了没有?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
上一篇 返回书页
111111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