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目录>

番外完,新文求收

番外完,新文求收

小说: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作者:叶染衣字数:3341更新时间:2018-04-16 13:25:43

  

  璇司夜揉揉额头,“罢了,本座卜一卦测测方位,以便你们能快速找到血祀童女。”

  蓝溯面色突变,“大祭司万万不可,您最近身子骨弱,一旦卜卦,必会损耗不少精元,万一受损严重,可会直接要了性命的。”

  璇司夜剔透的面容泛出几分孱弱病色来,金瞳里却似一潭冰水,邪气凛然,“那你能保证月圆夜之前必定找到血祀童女?”

  蓝溯沉默了。

  仆从马上取来大祭司卜卦用的古老龟甲。

  蓝溯亲自扶着璇司夜去了占星台。

  一系列繁琐的仪式过后,卜卦完成,换来的却是璇司夜的吐血昏厥倒地不起。

  “大祭司——”

  蓝溯不敢声张,悄悄将璇司夜抱回了碧落宫,马上将手指搭扣在他脉搏上。

  片刻之后,眉头紧紧蹙起来。

  枉他每日小心翼翼配药帮大祭司养着身子,没料最后会因为一卦就功亏一篑,损伤严重到殃及根本。

  *

  大祭司病重,此事关乎南疆国运,蓝溯不敢让国君晓得,借口说大祭司需闭关数月,把璇司夜关入密室,日夜以汤药吊着一口气。

  最后一批派出去寻血祀童女的人是根据璇司夜提供的方向而找的。

  中秋前一日,他们果然带了一名女子回来,且按照血祀要求提前沐浴焚香,换上了新娘妆。

  璇司夜这个病,玄在普通大夫没法看出端倪,怪在一般药石无法解其一二,但也全然并非无解,只是一直没能摸透其中门道。

  璇司夜的师父直到临终前才肯吐口,说蓝溯给配的药里面少了一味药引,这味药引乃重中之重,需一位生辰八字与璇司夜相冲的十五岁童女于月圆夜进行古老的血祀,进食其祭祀过后之血,以克制他体内的煞气,但此举过分损阴德,如若有可能,在血祀前,先与该女子大婚,只为给名分,却不破其身。

  *

  莫小语坐在满目喜色的婚房内,双手被反剪,嘴巴里塞了布团,说不出话,她挣扎两下,发现绳子系得很讲究,越挣扎就越紧。

  她安静下来,把整件事梳理了一下。

  她与师兄因为慕名京城而来,打算在此玩个痛快再回去,谁料半路杀出来一帮人,二话不说先放倒了师兄,随后用迷药迷晕她,将她带来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从方才拜堂至今,她脑袋上一直被红盖头遮住,看不出到底身在何处,更不知与她拜堂的又是何人,她唯一能感觉得到的,就是这个喜宴没有宾客,整个过程安安静静,与她拜堂的人更是除了咳嗽两声之外,一个字也不曾说过。

  莫小语想起师兄常说外面的人会用新娘给病重或将死的人冲喜,莫非,自己就是这么被拐来的?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人步履轻缓走了进来。

  莫小语竖直耳朵凝神静听,来人脚步虽轻,呼吸却时浅时重,略略带喘,明显体虚力乏,这个人,大抵就是方才与她拜过堂的病痨鬼夫君了。

  听着他靠近的声音,莫小语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她武功是不错,无奈被劫走她的人下了药,什么招都使不出来。

  脚步声越近,她双手就攥得越紧。

  盖头被一只纤长冷白的手掀开,莫小语正打算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却在看清楚对方容颜时愣住了。

  那是怎样一张脸?

  清玉做骨,冰雪为魂,眉梢眼角的邪气都流泻到那一双独一无二的金色瞳眸里,化作死水一般的冷寒,大抵是因为久病的缘故,他的脸有着常人难及的剔透冷白色。

  莫小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中不知为何莫名难过,难过的同时又有些恐慌。

  对方见到她,先是粗淡一瞥,随后眼波凝了一瞬,眉心微拢。

  他不由自主伸出手,莹白却凉淡的指尖细致抚过她如画的眉眼,分明从未做过此动作,他却好像是早前就练过千百次。

  感受着他凉凉的指尖,莫小语心中瘆得慌,她身子往后仰了仰,想避开他的触碰。

  璇司夜撤去她嘴里的布团,薄唇轻挑,“你这娃娃新娘还算精致,也不枉本座损耗本元卜卦找寻了。”

  本座?卜卦?

  莫小语大惊,眼前这位莫非是连南疆国君都得敬三分的大祭司璇司夜?

  望着他,她竟一时说不出话。

  璇司夜没什么耐性,迅速撇开视线,声音依旧冰冷淡漠,“过了今夜,你我便是夫妻,往后你生是本座的人,死是本座的鬼,你的命,只能由本座支配。”

  “不!”莫小语赶忙道:“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不是真正的新娘,我只是个随着师兄下山的小丫头而已,并非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不可能是你们要找的人。”

  璇司夜眯着眼,里头透出危险光色,两指狠狠钳住她的下颌,“你还是没能明白本座的意思。”

  莫小语惊恐地盯着他,艰难出声,“我……我真的不是。”

  “嗯?”璇司夜手上力道加大,面上戾气尽显,“你可知忤逆本座的下场?”

  “大祭司。”莫小语情急之下喊出了声,“你我素未谋面,你为何要害我?”

  “害你?”璇司夜突然冷笑,“整个南疆,排着队想嫁给本座的人不计其数,本座看中了你,是你的荣幸。”

  莫小语恨恨咬牙,一偏头,“我要回家!”

  “这儿便是你的家。”

  他的语气冷冽而决绝,丝毫不给莫小语任何辩驳的机会。

  很快有人来把莫小语带去了祭坛。

  看着眼前那代表无上神秘和庄严的祭坛,感受着四周的阵阵阴风,莫小语才猛地警醒,原是自己想得过分简单了,这根本不是冲喜,而更像是传说中的……血祀!

  若是冲喜,她还有希望活,可若是血祀,璇司夜就得喝光她的血,到那时,莫说活下来,能否保全尸体都是个未知数。

  蓦地瞪大眼,莫小语跪在高台上,看着拾级而上的璇司夜,面色惶恐,“大祭司,求求你放我走。”

  璇司夜在她跟前驻足,俯身抬起她的下巴,勾起殷红的唇,“晚了!”

  莫小语不甘心成为祭品,趁着璇司夜走开,她拼命挣扎,借着刚恢复的体力挣脱绳索从百级阶梯高的祭台上跳了下去。

  璇司夜瞳眸骤缩,白影一闪,纵身跃下祭台,最终虽是接住了莫小语,他却也因为损耗过度体力不支而再次吐血昏厥,云锦白衫上绽开了如同彼岸红莲般的血色花。

  这场血祀,到底没能顺利进行。

  碧落宫内殿。

  莫小语被迫不得不留下照顾璇司夜。

  从汤药、吃食到沐浴,无一不亲力亲为。

  她讨厌这个人,可照顾他的时候,却又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他睡着的时候,她会不由自主伸手描绘他倾城的轮廓,心中就有一种现世安稳的错觉。

  血祀没能顺利进行,莫小语便失去了血祀童女的效用。

  璇司夜翻阅了师父留下来的古籍,上面说除了用童女之外,还可用婴孩。

  而这婴孩,必须得是他璇司夜亲生的。

  于是,在一个红梅落雪的寒冬夜,他强要了莫小语。

  数月的相处和照顾,莫小语本已对他改善了印象,如今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让她恨透了他。

  奇怪的是,他强要她之后性情大变,一改往日的冰凝冷漠,对她呵护备至。

  即便是病着,也不忘连她一同关心。

  莫小语很不争气地再一次动摇了心思,她眷恋他突如其来的温柔缱绻。

  然而被查出来有身孕的那天晚上,她在他书房外偷听到他准备用她肚子里的孩子进行血祀帮他痊愈。

  满心柔情陡然被泼了一盆冰水,莫小语绝望至极,在他们第二次设祭坛的时候又一次当着他的面跳下高大的祭台。

  她的肚子里,是他刚满两个月的骨血。

  他全然没料到她会有此举,唯有抱着她的尸体哭声嘶吼。

  他没来得及对她解释,他找到了能让自己恢复的办法,不会再进行血祀,更不会伤害她和孩子。

  这个祭坛,只是为了她和孩子祈福用的。

  莫小语死后,璇司夜没有喝进一滴药汁,任凭自己精力被那磨人的病痛全部耗光。

  死的那天,屋外大雪纷飞,红梅初绽,覆盖了整座占星台。

  璇司夜静静伫立在占星台下,看着莫小语曾经跳下来的地方,唇角蔓延开轻柔的笑意,“小语,我终于能来给你和孩子赔罪了。”

  璇司夜薨,玉衡星君元神离体而出,他抿唇看向躺在雪地里的璇司夜,心中苦涩难言。

  “主人。”

  呆喵不知从何处走来,蹭了蹭他,“三世已完,咱们该回天界了。”

  回天界交付完魔君内丹后,玉衡星君自请剔除仙根堕入凡尘。

  十六年后,某处小镇街市。

  玉树临风的少年公子和容颜秀美的富家小姐于街头相遇。

  “小语……”擦肩而过的那一瞬,少年也不知何故突然唤出了一个连他都觉得莫名的名字来。

  那姑娘轻轻驻足,回眸。

  四目相对片刻,两人同时出声。

  “我们似乎,在哪儿见过?”

  (番外完)

  ------题外话------

  《枕边天后:总裁限时9块9》/漪兰甘棠

  男友和闺蜜的背叛已经够狗血了,没想到连下药都被她撞上。

  隔天,她连跟自己**一夜的人的模样都没看到,留下9块9,逃离房间。

  经年之后,一戴黑纱礼帽的神秘女子,在S市空前盛大的婚礼上,当众撕毁新娘的婚纱。

  娱乐圈内,谁人都说任心是卖身上位,无耻小三。

  她只知道,自己要站在娱乐圈的顶端,睥睨讨还伤她之债。

  抢镜头,抢角色。甚至,抢男人?

  等等!这个问题,要好好讨论一下。

  “啪!”把报纸摔在他的面前。

  “宋总,我们素昧平生,我又什么时候被你包养了?”

  促狭的桃花眼一直久久凝视她,而后,启唇轻吐。

  “你那晚的味道,好甜。夫人,你忘了?”

  宋氏传媒总裁是自己老公?她怎么不知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腾博会亚洲娱乐平台
上一篇 返回书页
111111统计